• 受难曲(马太受难曲 第1分曲)

    小小影视影视问答人气:885时间:2022-04-03 23:12:25

    马太受难曲 第1分曲
    里希特指挥的速度慢了全曲由里希特指挥的我听过,整整三个多小时;唐·库普曼的没,但是他是演绎bach的权威。楼主问的这个问题应该是不同风格的指挥造成的时间差别。举个简单例子,还以bach来说,他的《哥德堡变奏曲》大多数听众应该听的是图雷克版的,图雷克演绎的话一般要一个小时左右,而古尔德的哥德堡时间就短了很多,他55年的sony的录音不可思议的用了46分钟,59年的却又是61分钟,81年的时候花了51分钟。
    所以我认为这个音乐作品不同的版本,不同的指挥,不同的演奏家所花的时间不一样很正常!
    马太受难曲的特点是神马
    巴赫这部受难曲,不仅继承了中后受的传统,还和音乐的各种崭新技法和要素相,使这部受难曲拥有了永恒的艺术生命,成为圣乐作品中的精品、经典之作。作品的特殊编制,两个合唱团和管弦乐队产生出非常特殊的音响效果,两个合唱团会进行对话,扮演不同的角色。在马太受难曲中,巴赫用到了音乐象征手法。《 马太受难曲》另一个特点是 巴哈 所运用的复调音乐和对位式的和声 , 由曲调 交织起来...
    受难曲的主题

    从根本上讲太受难乐的不同因素可被不题之下。首先,叙述因素。主色是布道者(以一种平缓的宣叙调演唱)和耶酥(一直有弦乐伴奏, 只有一处即他将死去时弦乐撤掉了)。其次,处于整部作品核心的是抒情性的、具有沉思气质的咏叹调段落,它们思索福音书叙述的事件并在一定程度上响应了虔敬主义虔信的态度。第三,集体的冥想性众赞歌,用的是巴赫那个时代传统圣咏的曲调,这些曲调在莱比锡和德莱斯顿的圣咏手册中能经常见到,所以对18世纪莱比锡的教徒来说已是耳熟能详了。最后还有合唱,其作用相当于古希腊戏剧中的合唱——评论发生的事件并以一种令人惊叹的戏剧性力量强调了事件的意义。出现在第二部分的全场 唱“确实,他是上帝之子”就是其中一例。排山倒海的合唱把对上帝信仰的强调推向了高潮。圣经之言对巴赫的重要性是无庸质疑的。在巴赫的手稿中,凡是圣经的经文都是用红墨水抄写的。“即便是匆匆浏览过手稿的人,”德国学者弗里德里希·斯曼德说,“也会对这种强调经文的作法留下深刻印象。显然,巴赫只对圣经之言感兴趣。”
    节录自 《李希特1958年的“伟大的受难乐”》 Nicholas Anderson 文 / 王业伟 译
    受难曲
    巴赫的《马太受难曲》。这部伟大的宗教作品与汉斯·哈斯勒(Hans Hassler,1564~16l2)有密切关系。在哈斯勒于1608年所作的四声部众赞歌集中有一首名为《神圣之首受重创》 ,它以其深刻的哀诉之情,开创了德意志式受难曲的先声。 当巴赫将这首圣咏作为《马太受难曲》中的基本众赞歌曲调,并以不同调与和声形式先后五次出现时,便标志着德意志灵魂对耶稣基督为人类无辜受死事迹的理解已达登峰造极的地步。鲜为人知的是,哈斯勒这首圣咏,原来竟直源于一首哀婉的情歌《甜蜜的少女吸引了我的心》 !这是一个信仰之光将人间的忧怜之情上升为神圣的悲叹之情并使之不朽的典例。
    受难曲是从中古时代格里高利圣咏曲调中发展而来的。舒茨对于受难曲极富于创造性的处理开创了路德派受难音乐的样式。于是,受难神曲或清唱剧(Passion Oratorio)方才有了在巴赫手中最为辉煌的展现。
    在巴赫的受难曲中,作为中心部分的路德派众赞歌,使我们看到了由巴赫所写的371首众赞歌为中心的光环,那层层扩散的结构,形成了圣洁性与朴素性高度结合的典范。从对耶稣基督情愿受死的最真切的体验出发,巴赫断然避免采取过分部众赞歌集中有一首名为《神圣之首受重创》,它以其深刻的哀诉之情,开考究技术的形式(如赋格、卡农之类),而是创造性地将威尼斯乐派(安·加布利埃利)合唱立体的音响效应植入《马太受难曲》的序曲。合唱队和管弦乐队相隔15米,分立于圣台两侧并交替咏唱,从而塑造出一个宏大而深邃的立体式音声结构。
    在此结构中,《马太受难曲》犹如巴罗克雕塑大师贝尼尼的立体音画雕刻般灿烂,但却避免了贝尼尼那稍显过分的矫饰与华丽。从外观上看,《马太受难曲》是戏剧与史诗的结合,但它既未成为戏剧也未成为史诗,而只是一部纯正的乐队、独唱、重唱、合唱的宗教大型作品。


    巴赫《马太受难曲》感受
    好听
    求《马太受难曲》的德文歌词(完整版)
    马太受难曲德文唱 选段↓ Buss und Reu 悔恨交加 Ich will dir mein Herze schenken 我要献给你 Ich will bei meinem Jesu wachen 我同耶稣一同警 Erbarme Dich, mein Gott 我的神,由于我所流的眼泪,请垂怜我 Aus Liebe will mein Heiland sterben 我的救世主为爱而受死 O Haupt voll blut und Wunden 啊,受伤流血尽受嘲弄的头颅 Wir setzen uns mit Tranen nieder 我们落泪,下跪
    帮忙介绍一下巴赫的《马太受难曲》
    巴赫《马太受难曲》

    《马太受难曲》是巴赫最伟大的宗教音乐作品。巴赫治丧委员们的讣闻,巴赫一生共写作了5首受难曲,他在自己所写的文字中(信件),也说过他曾写过5部受难曲。受难曲是为纪念耶稣被钉十字架而写的大型套曲。其中,如果主要词句是按照《圣经》中《马太福音书》的记载而作的,就叫《马太受难曲》;按《约翰福音书》的记载而作的,就叫《约翰受难曲》。根据文献记录,巴赫虽曾作过5部受难曲,但至今仍被保存的只有两部,即《马太受难曲》及《约翰受难曲》。从1950年莱比锡所编目录看,另记有两部:BWV246为《圣·路克受难曲》,BWV247为《圣·马可受难曲》,另一部在编目录时不详。

    《马太受难曲》是巴赫在1729年于莱比锡根据亨理奇(C.F.Henrici)在1728年从《圣经》中《马太福音》26及27章中所编写的文字谱曲。全曲共分两部分:BWV1—35首为第一部,BWV36—78首为第二部。巴赫设计在公演此曲时,由牧师在两部之间加入布道章,这就使3个多小时的乐曲演出又加上了约半个小时的牧师的布道,共3个半小时。其歌词的来源有三部分:最多一部分是来自《圣经·马太福音》26及27章,在出版时以正常字体印刷;在巴赫的原稿上,所有《圣经》上的字句都是用红色墨水书写。第二部分是来自当时德国路德宗教会所通用的众赞歌(Chorale),全曲中巴赫选用了13首众赞歌,在出版时用小正楷体印刷。这些众赞歌曲调一般人都会唱,歌词大家也常用。在演唱《马太受难曲》时,每逢到众赞歌时,全体听众要与圣诗班一同唱——或合唱,或齐唱。在13首众赞歌中有一首名叫《神圣之首受重伤》(O Sacred Head,Sore Wounded) 巴赫5次用此旋律在不同的调中配以不同的和声(BWV版本中系21、23、53、63、72)。第三部分歌词是以独唱和合唱形式描述当时的某些人或现在人们的思想感情,在出版时以斜体字印刷。

    《马太受难曲》中的角色很多,最主要的有:宣道者——男高音,《圣经》中的话语多半由他来叙述,在《马太受难曲》中他多唱宣叙调(Recitative);耶稣基督——男低音,《圣经》中凡是耶稣的原话都是由他以宣叙调演唱;4个声部的独唱——用来表达群众的心情、祈祷和作为对细腻情感的描述,此4位独唱有时以宣叙调,有时以歌调(Aria)演唱。此外尚有彼拉多——男低音;彼得——男低音;犹大——男低音;以及大祭司,作伪证者和妇女等。全曲需两个大型合唱团、两个乐队、两架风琴及提琴、长笛、双簧管等乐器。
    巴赫《马太受难曲》为什么在音乐史上地位这么高
    J.S.巴赫(1685-1750)被以为是史上全、最具体系性、最具百科全书性音乐家。音乐界公认,巴赫的《马太受难曲》是这位作曲家所有创作中最伟小的宏构,不之一。若何巴赫只需一部作品被以为最有代表性,毫无疑难是《马太受难曲》。
    3月7日,来自德国莱比锡的圣·托马斯合唱团与布商小厦管弦乐团,将以110人的威望正在上海小戏院连袂献演此作。距今有800年汗青的圣·托马斯合唱团,与布商小厦管弦乐团共称莱比锡的两张“音乐咭片”,亦被欧洲媒体称作“巴赫遗产”。这次表演,将是《马太受难曲》第一次完整正在中国表演。
    那末,“马太”为何有这么高的名誉以及位置?
    日前,上海音乐学院传授杨燕迪专以此作为题开讲,从艺术角度分化了其凌驾时期的伟小。
    因星期而生的宏构
    受难曲自身是东方一个硕大的音乐文体,而“马太”正是受难曲的最高峰,“它是史上光阴最长、规模最小、音乐手法最为简朴丰盛的受难曲。”杨燕迪说。
    该作分两小局部,有68个分曲,总长三年夜时,要用到三个合唱队(两个混声、一个男童)、两个乐队(分袂对于应各自的合唱队)以及管风琴等通吹打器、和一组高程度的独唱演员。正在三百多年前的巴赫时期,这是极度简朴的表演体例。
    直到瓦格纳时长16年夜时的《尼伯龙根的指环》浮现,这部巨作的光阴规范以及规模才被凌驾。
    正在杨燕迪看来,“马太”的位置以及声望堪比但丁《神曲》、达·芬奇《最初的晚饭》、米开畅琪罗《西斯廷教堂天顶画》、莎士比亚《哈姆雷特》、歌德《浮士德》、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瓦格纳《指环》、托尔斯泰《和平与战役》此类顶级宏构。
    值患上一提的是,这部作品当初是专为基督受难日而作的星期典礼音乐。这部礼节配乐虽有高度艺术性,但正在事先,其直截方针没有是为了赏识,而是就事于“有效”的星期功能。
    然而,伟小的音乐终极却凌驾了星期的有效功能。
    正在现今这个时期,“马太”更多地浮现正在音乐会、唱片、录相等音视频中,而再也不仅仅属于基督教星期——尽量这部作品而今还每每正在教堂演,正在教堂演也最吻合,其性子也往往是音乐会鉴赏,而没有是真实的星期典礼。
    杨燕迪夸大,尽量“马太”而今是音乐会作品,但今世人要真正赏识以及明白它,必需要相识它原初的星期情况以及音乐语境。
    家喻户晓,《圣经·新约》中有马太、马可、路加、约翰四小福音书。它们从差异角度记叙耶稣平生、受难与重生等事迹,只是凹陷重点各有差异。
    16世纪之后,德国新教区域的星期中生长出了一种专程的“受难清唱剧”传统。它以福音书中关于耶稣基督的受难与重生故事为中心,经由过程戏剧性的体式格局正在音乐中睁开叙事、深思与祷告,让信徒正在星期中感慨耶稣受难的意味意思。
    至18世纪上半叶的巴赫,这类受难曲运用了事先所有的声乐、器乐手段来强化所要表明的宗教意蕴,正在周全性、粗浅性以及艺术性上均抵达前无前人、后无来者的巅峰。“巴赫以后,受难曲便衰弱了,也有人写,但写患上都没有如他。”
    据考,巴赫已经为所有四福音书中的耶稣受难叙事谱写星期音乐,但当今完整生活下来的只需“马太”以及“约翰”两部。
    “约翰”首演于1724年,“它比‘马太’更富芳华气以及戏剧感,比拟爽脆外露,但规范以及规模较年夜,分曲质量不足平均,整个成熟度没有如‘马太’。”
    巴赫的后半生都正在德国莱比锡城就任(1723-1750)。他正在那担负圣托马斯教堂黉舍的音乐指导,并负责该城路德教四小重要教堂的音乐星期事务。
    1727年4月11日,巴赫正在圣托马斯教堂表演了自身新谱写的《马太受难曲》。
    巴赫生前,这部受难曲表演的机遇很少,据证共演过三次,以后再未表演,直到巴赫再起举止。
    跟着19世纪初巴赫再起举止睁开,巴赫浩繁湮没的作品逐渐重见光明。
    “马太”的再起要归功于门德尔松。14岁时,门德尔松的祖母便送给他一份“马太”手本当礼品,他从年夜就熟识这部作品。1829年,年仅20岁的门德尔松从新排练了“马太”,让这部默然了八十余年的宏构患上以“重生”。
    “这是巴赫再起举止极度主要的一个里程碑,极富意味意思。”据称,门德尔松事先对于“马太”做了小量删减以及不该该的篡改,加了自身的配器,全长约1个半年夜时,“这类作风必然没有吻合,反而是而今的吹奏,更吻合巴赫阿谁时期的真实环境。”
    圣托马斯教堂
    戴了紧箍咒的创作
    唱三年夜时唱甚么呢?其实“马太”的故事十分钟就能够说完,“人们没有是来听故事的,是看你若何来说这个故事。”
    巴赫依照马丁·路德最规范的德译本写了“马太”,剧本来自《马太福音》第26章以及第27章——告诉了耶稣若何被犹小发售,与徒弟进行最初晚饭,受到拘系以及没有公判判,被钉上十字架受难并最初被掩埋的故事。
    整曲共分十七个场景,以场景为一般单元进行组织。每一个场景中,起首是传教者(相同评话人)告诉,人物进场(耶稣戏份至少),再正在叙事进程中拔出众赞歌进行祷告,最初是咏叹调反思,或者众赞歌圣咏的祷告。
    除了了传教者的告诉彻底用《圣经》里的原词,巴赫还请他的骚人配头亨瑞奇写了多首深思或者反省性子的诗歌,与受难叙事形成互补,“以是‘马太’的翰墨剧本从文学质量来讲是很高的,由于它很同一,是由统一个骚人写。”
    其它,巴赫还选用了多首事先新教会众乡村唱的众赞歌,有心让会众加入到星期中,并与圣经故事杀青亲身的互动。
    “巴赫的创作相对没有是而今所谓的从容创作,而从某种意思上是戴了紧箍咒。”杨燕迪说,巴赫自身是一位极度忠诚的教徒,对于《圣经》管窥蠡测,而他正在写作“马太”时,必需尽心授与这个先正在的、不克不及更动的圣经故事框架,再经由过程自身丰满的音乐笔触,来从新掘客耶稣受难熬程的粗浅象征。
    巴赫写作“马太”的相关手法借自歌剧,尤为它的主体是咏叹协调宣叙调,但总体结果又与歌剧全然差异,“由于它没有是上演,而是正在教堂传教,不任何装潢以及炫耀的器械。歌剧里有个很主要的因素是炫耀,炫耀技巧、歌喉、花腔,但教义没有容许,以是这部作品写患上极度朴素。这反而成为它艺术上极度珍贵的品质。”
    巴赫没写过歌剧,但有专家以为,这是巴赫不写过的最佳的“歌剧”。
    圣托马斯合唱团
    音乐的多维层面
    当然故事简朴,但“马太”的音乐是一个多维层面交互进行的简朴组织。
    其最外层的叙事,扫数由福音传教者(男低音)担负。
    传教者至关于一个直截的“评话人”——由这个圈外人来说述故事、勾结情节,这是受难曲的特有手法,正在戏剧上存在某种“间离性”——传教者并不是故事里的人,而是由他之口,讲述不雅观众耶稣若何说,犹小若何说……
    传教者的歌词直截取自《圣经》,采取的是从容宣叙调。杨燕迪感受,巴赫的宣叙调写作极度专心而到位,其脸色描绘的深度以及音乐丰盛性,远超同时期的巴洛克歌剧,可称巴洛克时代德语宣叙调的最高典范。
    第二层面是故事中的各路人物,其所唱歌词亦扫数出自《圣经》。最主要的人物虽然是耶稣(男高音),还有徒弟彼患上(男高音)、叛徒犹小(男高音)、罗马总督彼拉多(男高音)、彼拉多之妻(女低音)等,均是“准上演”性子的脚色。他们的说话直截与传教者的告诉形成对于应。
    值患上注意的是,巴赫为耶稣极富旋律感的宣叙调,特别配备了“纯弦乐”的长音伴奏。正在东方绘画传统中,天主以及耶稣的头顶总会有一圈光晕,以示与别人差异,而正在“马太”中,耶稣每一次进去也都有弦乐为之伴奏,是光晕正在音响上的对于等物。耶稣的抽象也是以更温馨,更有兽性。
    “耶稣的宣叙调存在很强烈的旋律感,很好听。你正在任何巴洛克歌剧中,都听没有到如许有脸色质量以及音乐质量的宣叙调。由于巴赫要用音乐来描绘它的每个词。”杨燕迪说。
    其它,集体人物如徒弟、祭司以及看萧索的民众等,则由两个混声合唱队担负(无意连系,无意协作),直截加入情节举措的进展。这里的合唱写作极尽更动、对于比以及衬着之可能,其急迅、爽脆与戏剧性的力气让人难忘。
    正在所有主要的故事节点上,巴赫乡村让情节停息,以便拔出亨瑞奇诗作的音乐配曲——这是“马太”最环节的第三层面,也是整部受难曲的重心地址。说黑了,这即是歌剧中巨匠都熟识的“咏叹调”部位,不雅观众正在此再也不追随情节,而是停下来反思情节的意思,凝听人物的心理举止,并感慨音乐的美妙。相同于片子中的“特写”。
    巴赫的所有才艺正在咏叹调中取得极尽描摹的施展,“你真是不可思议,曲中15个咏叹调,各个都是一流,人世所有的悲苦、恻隐、同情以及神性存在的温馨、仁爱、高洁,都经由过程这些咏唱被展现进去。”
    遍布全曲的另外一个主要元素——众赞歌,形成绝对自力的第四个层面。
    众赞笙歌句齐整方正,因简朴易学,可让会众正在星期中加入诵唱。巴赫特别挑了十多首离题的众赞歌嵌入“马太”,让会众经由过程熟识的众赞歌,与耶稣受难的经验杀青认同,同时也从朴素的布衣视角对于耶稣的事迹做出回应。
    众赞歌的整体性子显患上自察、消极、懈弛,它代表着某种更为主观、群体性的认识层面,恰与咏叹调偏偏客观、感动、一般的性子组成互补。
    纵不雅观“马太”,传教者正在叙事,剧中人物正在演唱自身的故事,咏叹调代表了知名氏的一种客观观念,众赞歌代表了一种群体式演唱——这四个层面正在受难曲中平行睁开,不雅观众正在凝听时要紧绷神经,随时注意切换。
    有心思的是,巴赫似对于这个曾高度简朴的音乐设想仍没有餍足。他又以三个支柱性的小型合唱段,为“马太”的制作打下平稳地基。三个合唱段分袂位于全曲末端、开头与中段,初阶的合唱《来吧,女儿们,帮我一路悼念》更被视为巴赫最具史诗感的里程碑式笔触。因为这三个合唱,整部作品的质量又往回升了一个台阶,再也不显患上死板。
    ……
    “自门德尔松再起表演《马太受难曲》,这部作品始终稳居世界小型声乐作品的生活曲库中。这部巨作离开中国首演,也分析真实的艺术能逾越宗教、光阴、幅员,由于艺术终极的指向是人,一般的人,尚有普及的人。”

    小小影视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