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忧愁 话剧(《你好,忧愁》话剧)

    佚名影视问答人气:294时间:2022-04-03 20:20:44

    独角戏《你好,忧愁》是孟京辉根据法国作家弗朗索瓦丝•萨冈的同名小说意象进行创意改编、再造经典的一次尝试。以先锋美学撕破少女愁丝,用一种诙谐和怪诞的方式将主人公复杂的心理活动放大,极致彰显原著中青春反叛性和爱的残酷性。

    黄湘丽——孟京辉的御用爱将,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从小就是学校里的文艺积极分子。从舞蹈学校毕业,进入东方歌舞团,后考入中戏。如今大学同学里大部分人都在拍影视剧,但黄湘丽却一门心思在剧场里耕耘。

    孟京辉称她“是一个如同精灵般灵动而富有诗意的女演员, 同时敢于冒险,敢于打破舞台和观众的界限,将灵魂百分之百地袒露出来和观众交流,和观众同呼吸。”

    我看过黄湘丽好几部戏,有《恋爱的犀牛》《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你好,忧愁》。她在舞台上真是个色彩万千的多面体,肢体表现也很漂亮且有张力,台词也很越来越强。

    关于这部根据法国作家弗朗索瓦丝•萨冈的同名小说意向进行创意改编的《你好,忧愁》, 由于孟京辉是布莱希特理论的践行者,我想从中剖析布莱希特“陌生化”理论在孟氏戏剧中的具体表现,来分析一下话剧《你好,忧愁》,浅析该理论对观众心理以及表演风格的影响。

    首先本剧的语言方面来说,作为一部独角戏,主演黄湘丽一人在其中分饰了塞西尔、爸爸、安娜、艾尔莎四个角色,运用四种不同的声线表现不同的人物性格特点,演员在台上时而彷徨抑郁,时而疯狂轻佻。

    布莱希特主张演员在戏剧语言上主要以三种辅助手段来达到间离效果,一是采用第三人称叙述,二是语词间采用过去时态,三是兼读舞台指示和有关说明。第三人称是为了保持旁观式的叙述态度;过去时态是为了保持一种历史学家谈论历史般的冷静态度,在布莱希特看来,演员明明知道剧情而又装作不知道是虚伪的,因而应该采用回顾的方式,而不是采用以前的戏剧家一直坚持的那种把往事当做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来表现的方式;至于把剧本中的舞台指示和说明也都读出来,无非是赤裸地向观众表明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在演戏,是在讲述和表现,并非如实再现。

    在《你好,忧愁》中,黄湘丽所饰演的塞西尔的经典动作:头向左歪,身体扭曲,双臂由右侧下垂,表情冷漠,双眼无神,营造出一种荒诞的美感。而重复多次的蹦跳、舞蹈、吸烟、喝柠檬水的动作也是脱离于现实之外的艺术表现,表现出内心的激动、慌张、不知所措和强装镇定的情绪。《你好,忧愁》的舞台被分割开来,在不同的小区域发生着不同的场景,演员在每个小区域中走走停停、进进出出,不时让人物亲自出现,直接与台下观众对话。戏剧的完整性被打破,不时用舞蹈、歌曲,以及它们与道白之间的突然过度,使各场之间本来就松弛的链接中断或形成形式上的巨大差异,以提醒观众这是在演出的事实,使观众与舞台上的人物事件隔离开来,消除它们之间的“共鸣”,形成“陌生化”效果。

    故事的情节本身算不上引人入胜,冲突不强烈,可以说是有些单薄的。所以整场戏都是黄湘丽的表演吸引我看下去。一人分饰5个角色,其中饰演故事主人公塞西尔的部分,将一个17岁姑娘的乖张、暴戾、不安和忧伤表达的淋漓尽致。黄湘丽小小躯体里的力量真是无穷,肢体表现力和声音表现力都大赞。尤其是其中吃葡萄的部分——因为坐在第一排,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往嘴巴里塞入葡萄的时候嘴巴因为被塞得太满而有些变形的肌肉,看到她边吃边大声说出台词是喷溅出的唾液和葡萄汁液,看到她眼睛里仿佛下一秒就要汹涌而出的泪水,看到葡萄的汁液和果肉一起从口中流出流在她的黑色蓬蓬裙上。所以剧情平淡没有关系啊。这样的表演足以让人如痴如醉了。

    小小影视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体育